? 足球14场胜负开奖:申維投資 —量化策略研究 - 14场胜负彩和双色球
咨詢服務熱線:020-32039686
歡迎進入申維投資官網!
咨詢服務熱線:

深度-大國博弈背后的市場邏輯 返回

“讓我們記住,和平或戰爭并不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無論我們多么節制內斂,我們都不能指望自我的節制或希望去打消別人的野心?!薄搶醬?漢密爾頓

自由貿易的代價;貿易爭端局勢升級;美元破位。在李嘉圖的比較優勢世界中,一個國家以較低的、相對自給自足的價格生產商品并進行貿易,它將從中獲利,即使這個國家能夠比它所交易的其他國家更有效率地生產所有一切商品。過去二十年的超速全球化似乎證明了李嘉圖這個最有力、最逆直覺的理論。但是,這個理論還是美中不足—中國是一個獨特的國家,她有著大量的、心甘情愿而不計成本的勞動力。

在全球貿易體系中引入一個如此系統性重要的參與者后,美國在制造業領域的相對優勢被逐漸侵蝕了。中國的入世并不等同于一個勞動力資源有限的小國。這樣的小國,其勞動力優勢在進入系統后將會很快地被耗盡,其后這個國家對于系統的沖擊就會被中和。

但自由貿易的倡導者滿足于較低的消費品價格,以及由于全球化而導致的低利率并催生的一個又一個的資產泡沫– 盡管這一切也導致了數百萬美國制造業就業崗位流失。這些失業工人就是自由貿易的代價。由于這些工人技術升級的潛力有限,這些制造業工作可能會永久地丟失。現在的爭端在于誰來承擔這些全球自由貿易的成本。

圖表一:上證指數、VIX市場隱含波動率和垃圾債利差;市場波動性將持續。  



                                                               


與此同時,中國正在努力實現全面自給自足的目標,尤其是在全球供應鏈的最頂層。而其海軍正在發展的實力有朝一日可能將威脅到由美國設計的、以美國海軍為安全保障的全球貿易體系。如今,世貿組織已經覆蓋了全球貿易的90%以上,美國不再能將某些國家迅速納入世貿組織作為談判籌碼了,就像上世紀50年代對韓國,以及上世紀60年代對波蘭所做的那樣。

因此,隨著特朗普的白宮在其貿易政策的原則中強調“雙邊互惠”,貿易爭端將日益變得兩國之間的討價還價,并將愈演愈烈。特朗普政府開始對鋼鐵征收了關稅,但通過允許關稅豁免迅速將歐洲、日本、韓國、印度和澳大利亞納入了美國陣營。而俄羅斯和中國之間僅存的共同利益使得這種情況越來越具有冷戰時期的感覺。例如,中國和俄羅斯都投票反對對敘利亞采取軍事行動。

中興通訊(ZTE)遇到的困境在國內引發了一些人的反思。中興通訊是中國對全球高科技行業爭取領導權的代表性公司之一。當下,市場價格行動似乎在計入未來幾個月或將出現一些以牙還牙的報復的可能性。在圖表一中,我們展示了上證綜指、VIX市場隱含波動率指數和垃圾債券利差之間近乎完美的負相關關系。我們之前在題為《偉大的中國泡沫:周年紀念和展望》(20160613)的文章中討論了這種特殊關系。2015年6月中國股市泡沫破裂(《偉大的中國泡沫:800多年歷史的領悟》(20150616)預示著2016年6月全球市場波動性的飆升。當時,英國脫歐,隨后美國大選出人意料的結果劇烈地擾動了市場。

隨著貿易爭端的潛在升級,市場現在對美元的擔憂是不無道理的。貿易爭端可能會沖銷特朗普減稅政策帶來的好處,并削弱經濟復蘇的持久性。全球領先的經濟指標已經開始掉頭向下。在歷史上,美元走勢一直與美國的財政赤字高度相關。當赤字惡化時,美元往往會走軟——就像現在這樣(圖表二)。因此,美元疲軟是基本面疲弱的信號,而不是流動性充裕的跡象。 

圖表二:美國財政赤字惡化;美元破位。  




中國央行因外匯占款下降和貿易爭端下調存準;但從資金股票到債券的輪動仍在繼續。在一個時間節點上相對令人意外的舉動中,中國央行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同時重申其貨幣立場是穩健中性的。股市對降準的熱情迅速消退,債券收益率大幅下行。

我們注意到,自2014年以來,中國外匯占款一直在下降。因此,中國央行創造貨幣的方式已逐漸從傳統的回收外匯的途徑發生轉變。因此,商業銀行不再需要保持非常高的存款準備金率(圖表三)。任何進一步的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不應被理解為中國央行放寬貨幣政策,特別是在房地產泡沫的風險仍高企,以及實際利率仍不很高的情景下。

圖表三:因外匯占款下降及貿易爭端,中國央行下調存款準備金率。  




自今年一月底以來,中國的長期債券收益率一直在下跌,而股市也變得便宜了。即便如此,我們的EYBY股債收益率比較模型顯示,股票,尤其是過去兩年來大幅上漲的大型藍籌股,相對于債券仍然顯得價格昂貴(圖表四)。順便提一句,A50大盤股指數是今年全球表現最差的主要股票指數。歷史經驗表明,長期債券收益率以及債券和股票的相對估值比較的趨勢一旦形成則往往延續。目前,由于經濟放緩和通脹壓力有限,長期債券收益率下降和股票價格下跌的趨勢可能會持續——直到趨勢耗盡。

最近,我們注意到表外項目正在逐步回歸到資產負債表上,表現為M2廣義貨幣供應量與信貸之間的增長差距正在縮小。然而,或者是因為經濟放緩,貸款需求仍然疲弱。因此,資金選擇流入債券而非股票。(在我們之前的題為《2018年展望:無限風光》(20171204)和《狗年:2017年的領悟》(20180131)的報告中,我們討論了在2018年一季度中,這種股債輪動的投資風格轉換的可能性。當下,長期債券收益率的暴跌與其在2017年第四季度的飆升一樣猛烈。

圖表四:我們的EYBY股債收益率模型顯示資金從股票向債券的輪動將繼續。







本文摘自《華爾街見聞》